• 注册
  • 小程序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跑步赚钱”水土不服:NFT虚拟跑鞋StepN退出中国大陆

      本文语音阅读 播音源:Aixia

      文:闫佳佳 石丹

      转自:BMR商学院

      ID:BMR2004

      元宇宙、区块链带火了NFT,NFT藏品、NFT游戏风靡全球,创业者找准时机纷纷入场。2021年底,澳大利亚华人Yawn Rong和Jerry Huang将NFT与运动结合推出StepN跑鞋,倡导用户穿虚拟鞋跑步赚钱。

      但近日,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投资者的“跑步赚钱”梦碎了?

      谁是StepN


      2021年8月,在澳大利亚的Yawn Rong和其邻居Jerry Huang一起讨论当时风靡全球的链游——Axie Infinity,这让他们深受启发。于是,拥有10年游戏经验制作的Jerry Huang与拥有5年加密货币投资经验的Yawn Rong,将链游中的代币经济学和游戏与运动相结合,受玩游戏赚钱启发成立了StepN,倡导跑步赚钱。

      于是,在2021年12月,StepN上线公测版,玩家可以使用自己的运动数据作为游戏化输入,然后获得代币和NFT奖励。

      2022年1月20日,StepN完成5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印度红杉资本和Folius Ventures共同领投;4月6日,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宣布战略投资StepN。

      StepN官网信息显示,刚成立半年, StepN在全球就拥有超过300万月活跃用户。StepN月收入超7亿元,每日交易费用净利润达3342万元。

      其中,在5月21日StepN官方举办的项目问答活动上,StepN称跨链到BSC(币安智能链,可描述为与币安链平行的区块链),会带来更多用户量,次日其协议收入就超过了5000万元,官方的协议是在用户购买跑鞋赚取GST代币的这个过程中,官方按照6%的市场交易额收手续费。

      有报道称,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具有影响力的投资人朱啸虎花费2700美元(约合人民币18000元)买入虚拟跑鞋,并在朋友圈称“第一天跑步赚了30美元,买鞋费用3个月才能回本。”然而刚“穿上”不到一周便迎来账户被清退的消息,回本也变得遥遥无期。

      《商学院》记者就此事向朱啸虎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元宇宙理念、区块链技术本来是中性的,但因为币圈的存在使实际落地项目变成了各种代币项目,StepN就是众多项目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陈佳向《商学院》记者表示。

      他还提到朱啸虎投资此项目并不意外,StepN项目的投资技术含量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高,而且这种初创项目具有较大不确定性,投资人一般采取广撒网式投资理念。需要明确的是,其代表性不在项目本身,而在项目所在的行业,职业投资人一般不会因为名人投资就盲目跟进,尤其是某行业涉及到法律风险时。

      就项目本身而言,StepN只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小游戏,但双币机制(即GST——游戏内代币;GMT——StepN应用中的原生治理代币)的引入让它一跃成为一个投资品。

      中国一直严格管控加密货币,StepN也因此面临合法化挑战。近日StepN为响应监管退出中国大陆,记者就其失去部分市场对经营有何影响、当前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应对合法化带来的挑战等问题致函StepN,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NFT 跑鞋


      5月21日朱啸虎称,“买入了一双虚拟跑鞋,有点类似去健身房,买鞋子的钱相当于健身房的会员费,跑得多的人,健身房是亏损的。但大部分运动不足的会员,健身房是可以赚钱的。”他也提到StepN这种模式在国内有被监管风险。

      StepN是基于Solana区块链构建的Web3.0跑步运动APP,带有社交和游戏元素,玩家可以通过在户外散步、慢跑或者跑步赚取收入(游戏内代币GST),可用于升级和铸造新的运动鞋。

      StepN经济模式逻辑导图为购买鞋子——积累能量——走路/跑步消耗能量——获得GST奖励——使用GST修复受损的鞋子——使用GST升级鞋子——分配鞋子属性——剩余GST为收益——继续积累能量。

      前有“边玩边赚”(play to earn)模式的Axie Infinity游戏,通过购买宠物(NFT)并培养、比赛获得收入。后有“边跑边赚”(Move to earn)的StepN。

      陈佳表示,“StepN跑鞋与此前大火的趣步有些类似,原则上来讲,他们都是基于区块链的一个体育类项目,而且都存在加密货币的应用,将代币作为游戏内的激励机制。

      代币项目一开始会进行大规模宣传,称其会成为增值资产,呼吁大家购买,但是最后往往因为加密资产没办法让投资者长期持有,项目方会在短期内将泡沫做大,让后来者承担成本,然后崩盘。”

      2019年10月,趣步APP因涉嫌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违法行为被市场监管部门立案,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人民日报》、《法制日报》等主流媒体也评论其“‘玩着就把钱赚了’,不过是美丽的谎言”,提醒消费者注意这类“能赚钱”APP背后的猫腻。

       

      “跑步赚钱”水土不服:NFT虚拟跑鞋StepN退出中国大陆

      “跑步赚钱”水土不服:NFT虚拟跑鞋StepN退出中国大陆

       

      趣步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后,类似模式再次出现。2021年12月20日,StepN正式开启了公测,2022年1月,StepN宣布完成5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仅推出两个多月的时间里,StepN就已拥有超过来自180多个国家的用户,并且日留存率达到80%。

      有观点认为,StepN的爆火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是先发优势,二是价格暴涨。StepN小众赛道的选择、用户需求的满足、团队快速开发落地、模型与玩法上的思考、大量行业领袖的“自来水”是其兴起的助力。

      此外,加密货币暴涨,人们看好此类项目,纷纷涌入其中。

      StepN是一款融合了GameFi(游戏)和 SocialFi(社交) 元素的应用(StepN借助 Game-Fi,推动人们走向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应对气候变化并将公众连接到Web3.0,同时依靠其Social-Fi方面构建一个持久的平台,培养用户生成的Web 3.0内容。),通过 move-to-earn 模式吸引了众多加密圈外的用户。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也对此向《商学院》记者表示,“NFT是一种工具,这种工具为数字资产提供了确权方式,并增加了稀缺属性,所以“NFT ”的模式在2021年引发了关注,再叠加2021年虚拟加密货币价格高涨,从而激发了市场炒作的热情。”

      运作模式来看,StepN采用了双代币经济模型,其中GST为游戏内代币,主要通过运动的方式获得,代币本身没有供给量上限,其用途为APP 功能中的费用支付媒介,包含配对铸造、修复、运动鞋升级、宝石升级、解锁插槽、重置运动鞋属性等;GMT全称为Greenwich Mean Time(格林尼治平太阳时间)是StepN应用中的原生治理代币,和比特币一样,限量供应,总量60亿枚。

      对于其双代币经济模型设计,陈佳表示,“这一设计参照了比特币(Bitcoin),比特币出现时是为了对抗美元的通胀,2008年Satoshi(中本聪)预感到美元体系爆炸,货币不断发行,美元以及美元体系下的资产出现问题,所以中本聪提出比特币概念,并于2009年发行了2100万枚(双方直接交易并为此设立信任机制而且数量有限,不存在通货膨胀)。

      由此来看,比特币设计的初心是好的,但是比特币衍生出各种代币类别,比如以太币(ETH)、莱特币(LTC)、狗币(Dogecoin)等,使得比特币突破了个数限制,而且比特币交易过程中可以无限细分,所以其数量限制失效,最后导致一枚比特币最高峰时价值高达6万多美元。”

      他还提到StepN内代币GST(Green Satoshi)也出现了“Satoshi”元素,StepN采取双代币模型并对其中一种代币限量供应,由于两种代币是挂钩状态,所以限制一种代币发行数量就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机制,防止大家恶性套现,也是与趣步的不同之处。但是虽然加密货币存在不炒作基因,但最后一定会走向炒作。

      与NFT有关的一切都离不开区块链,国外有名的区块链被称为“公链”,有以太坊、BSC、Solona等,中国大多为“联盟链”,有名的有腾讯的至信链、蚂蚁的蚂蚁链等。StepN则选择了Solona公链。

      在智能合约方面,以太坊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顶级的加密货币。许多加密货币利用以太坊区块链,以太坊为中心应用的核心。但是,以太坊的核心问题十分突出,即可扩展性问题。许多加密货币投资者和社区当前更看好Solana等项目,Solana公链转账速度快,手续费低,比以太坊的链上体验大大提高。

      不过,当前StepN仍处于测试阶段,很多功能未开通。在StepN的白皮书中,其列出了三种游戏模式:单人模式(Solo Mode)、马拉松模式(Marathon Mode),以及背景模式(Background Mode),单人模式是目前唯一已经开通的模式。

      在单人模式下,用户配备 NFT 运动鞋,通过移动赚取代币(GST)。但运动时需要消耗需能源,每1能量等于5分钟的运动。就其中以慢跑鞋为例,用户买入 NFT 运动鞋后,跑步10分钟消耗2个能量,获得10个GST,每日想要获得更多的能量则需要升级鞋子或购买更多鞋子。

       

      “跑步赚钱”水土不服:NFT虚拟跑鞋StepN退出中国大陆

       

      鞋子质量分为灰鞋(常见的)、绿鞋(罕见的)、蓝鞋(稀有的)、紫鞋(史诗)、橙鞋(传奇的)。2022年6月9日,“StepN助手”微信小程序提供的信息显示,单双灰鞋成本为1127元,升级成本为250元,每日净收益为8.95GST(GST实时价格降至0.55美元)相当于4.9美元(32元人民币),回本周期为41天。不过,此前鞋子价格远远高于当前水平,随着代币价格下滑,回本周期也逐渐变长。

       

      “跑步赚钱”水土不服:NFT虚拟跑鞋StepN退出中国大陆

       

      走势成迷,风险加大


      但很快,StepN迎来高点后的转折。2022年5月27日,StepN在其官方社交媒体发布公告称:“为积极主动响应相关监管政策,StepN将对APP用户进行清查,若发现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则StepN将依据使用条款对其账户于2022年7月15日(UTC 8)24:00 停止提供GPS及IP位置服务。”当日StepN跌幅一度接近40%。

       

      “跑步赚钱”水土不服:NFT虚拟跑鞋StepN退出中国大陆

       

      不少观点认为,StepN清退中国大陆用户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StepN收集的用户数据有KYC获取的个人信息;用户GPS数据,用户实时地理位置。

      目前,《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作为数据合规领域效力级别最高的三部法律,建立起了我国数据安全法律的基本框架。

      市场主体对数据的采集、处理、流动等也不能为所欲为,数据跨境也涉及国家级安全问题,还要受到法律法规的限制和规范。

      受此影响,近期代币价格也一路下跌,5月份GST价格从42美元跌到3美元,进入6月,GST价格继续下跌,价格低至0.99美元。

      2022年6月2日,SOL价格保持不变,40美元左右,S链GST价格当日下降17.5%,S-GST价格为0.99美元。GMT价格下降15.25%、价格为1美元。

      GST和GMT价格波动剧烈,以朱啸虎购入的2700美元鞋子为例,当GST价格处于最高位42美元时,每天限时跑步赚10GST相当于420美元,只要跑步1周就能回本。但是当前GST价格大幅下滑,每天跑步获得的10GST相当于10美元,需要跑步9个月才能回本。如果代币价格继续下跌,那么回本将变得遥遥无期。

      区块链技术发展为何催生了NFT项目?陈佳表示,区块链技术存在比较广义的两大落地难题。一是技术与现实的鸿沟,虽然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前景非常广泛,但真正落地于市场能实际产生资金收益只有其货币应用,然而在中国,除了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外都属于非法货币。进而催生了境内外币圈为了摆脱非法地位不断洗白自己的衍生需求——NFT项目应运而生。

      数字藏品理念的提出就是代币项目正式迈向合法化的第一步,但是又引发了第二个难题,NFT项目在国内落地的两难悖论。简单来说,国内可能落地的联盟链合法但不经济,但经济且高效的公链不合法。

      目前国内NFT圈除了模糊化之外暂且找不到第二个出口,而模糊化在绕过监管的同时也造成了监管真空地带,给投机创造了天然土壤,投机盛行造成短期繁荣的同时又加速了此行业的衰败。虽然近几天比特币价格有所恢复,但现在拿价格来引导投资者的言论大部分都有炒作嫌疑。

      “但是StepN项目又具有特殊性,虽然有庞氏骗局的特征,也存在沦为庞氏骗局的可能性,但亦有非庞氏骗局的因素。”陈佳如此评价StepN。他还提到,“外行人不容易理解此类项目的技术特征,简单来说,这个项目本身只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小游戏,但双币机制的引入让它一跃成为一个投资品。它区别于纯代币骗钱项目的核心在于是否能够创造真实的社会价值,对此很难界定,因为健身跑步本身存在正向社会价值,但是此项目的主要目的是代币激励健身还是代币机制下的投资?目前来看机制设计者也很困惑。”

      在中国监管严格管控此类项目时,StepN迅速退出了中国大陆市场,Yawn Rong也曾表示“从未提供大陆地区的下载安装服务,使用门槛高。”

      由此可见,合规性是其更重要的考量,同时也是所有此类项目开发者的难题。当前,代币项目游戏尚且有监管风险,做投资会涉及更多风险,也会面临更多监管压力。

      最后陈佳提出NFT项目存在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他认为,无论是链圈还是币圈,无论是套利还是创新,近期关于NFT的各种微观创新活动依然会保持活跃,这是由全球化末期技术演进的大趋势决定的,外行看不到门道的同时,内行亦难判定具体的项目走势,其中不确定性也一直在增加。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所谓的“加密货币”并不是货币而是国外新兴资产大类,且风险度极高,普通人无法想象。作为技术圈来看,国内喊加密货币风险的声音大部分其实并非真实理解风险点在哪里。

      投资者受盈利期望影响,缺乏技术和理性,未来还会有很多普通投资者产生投资损失。而职业投资者有自己的投资规则,风险运作机制保障他们具备一定的抗风险能力,这是普通投资者完全不具备的。

      值得注意的是,真正的加密货币只有一个,就是主权加密货币,但目前主权国家为了避免跟币圈概念“加密货币”产生混淆,都取名为“央行数字货币”由主权央行来进行研发推广,并由商业银行进行落地衔接,同时对币圈加密资产实施严格监管,不允许其参与货币职能,防止其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目前中国和俄罗斯都采取的这种加密货币发展模式。

      NFT作为金融科技创新度很小,作为游戏的创新空间则很大。但币圈为了盈利不会止步于此,未来还会不断衍生监管与币圈这个猫鼠游戏。总之,此产业发展速度远超预期,立法监管等机制设计目前还没有跟上技术前沿,未来发展充满了不确定性。

    • 367
    • 0
    • 0
    • 1.86w
    • 洋咩咩六佰Embrace一蓑烟雨秋意浓天涯离梦笑很甜久伴裤裆里有龙素颜爱尔兰任粟沉醉走自己的路小珍珠的爸爸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聊天
      关注 129

      关注

      • 加社群
      • 小程序
      • 公众号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