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安卓APP
  • 注册
  • 查看作者
    • 锁仓“救不了”陷入滞销泥潭的幻核

      本文语音阅读 播音源:Aixia

      迄今为止,数字藏品都是一个以快著称的行业。

      据数藏舰统计数据显示,国内上线的数字藏品平台目前已达681家,而今年年初仅有50余家,自3月份开始,已连续3个月每月新增平台数过百家,按目前的统计和趋势,6月份的新增平台数仍会超百家。

      无论是入局玩家还是藏品数量,都透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味道。

      赛道的火热吸引了大量以投资为目的的藏家,他们在各平台的二级市场间流转,寻找商机。可就是有这么一个平台,不紧不慢,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至今未曾显露开放二级的迹象。

      这便是近来深陷藏品滞销风波的腾讯旗下数藏平台幻核。

      截止至截稿日,幻核于6月21日发行的《弘一法师书法格言屏数字臻品》系列仅有封面的系列一以及系列七售罄,其余9款滞销共计20245件;于6月17日发行的木板水印《十竹斋画谱》系列共计滞销8206件。可奇怪的是,在这两款藏品前的藏品均已售罄。

      6月23日下午,幻核已将大量滞销的两款藏品锁仓并关闭交易,其详情页中的“已结束”字样对比幻核此前多数藏品详情页中的“已售罄”字样,更显刺眼。此事在百度贴吧、微信社群中都引起较大反应,但幻核并未对外界做出任何回应。

      锁仓“救不了”陷入滞销泥潭的幻核

      滞销的显眼数字无疑让平台如坐针毡,但锁仓这样的做法并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大有演变为“抱薪救火”的态势。最佳例证即是在幻核锁仓后最新发行的《何香凝数字特展》,除封面款藏品外依旧面临滞销情况。

      更值得一提的是,数藏之家自匿名信源处得知,幻核内部已“大换血”,优化了项目初创团队多位成员,范围涉及市场、产品、设计、运营岗位。

      无论是锁仓还是成员优化,王诗沐上任后的幻核无疑给市场交出了一份不甚精彩的答卷。我们还需自幻核的滞销说起,讨论其背后的原因。

      破发风险、高价滥发、版权纠纷

      据数藏之家统计,市场上600多家数字藏品平台中,未开放转赠功能和二级市场的平台只有幻核、时藏等少数平台和一些刚起步的新兴平台。

      S先生是一位自幻核创立初期便持续关注的老藏家,他向我们展示了幻核早期发售的《金霸符》、《荣宝斋馆藏·齐白石作品》系列数字藏品。S先生见证了幻核从“靠科学家(外挂)都抢不到”到“大量滞销,无人问津”的全过程,在他看来,二级市场开放前堆积的藏品越多,二级开放后的破发风险越大,遑论幻核至今仍未有开放二级市场的迹象。

      “鲸探大部分是18块/10000份,共计18万。幻核大部分是118元/3000份,共计30多万。期间发行过这么多藏品,转赠一开马上会破发到怀疑人生。”S先生无奈道,“长期不开二级以及平台的一些做法让用户失去了对幻核的共识。”

      区块链由分布在不同区域的节点共同参与决策,并记载所有的交易记录,而这些决策规则的核心就是共识机制。基于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的数字藏品也是如此,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数字藏品,其实都是建立在一整套庞大的、完整的共识机制的基础之上的。如果支撑数字藏品的这套共识机制,仅仅只是少数人的共识,那么,如此的数字藏品只能演变为小范围内击鼓传花的游戏。

      这意味着,少数人炒作的数字藏品以及丧失共识的数字藏品实际上被抽离了价值支撑,滞销与破发都是必然。

      S先生还提到藏品数量与单价问题,他认为,虽说隔壁鲸探的发行量长期高于幻核,但是幻核上发行的藏品大多数单价在百元以上,这对于如今数藏行业的大部分用户来说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我在线报群里接触的好多都是年轻人,甚至还有很多大学生。他们省吃俭用靠余下的生活费购买藏品,有的为了投资,有的只是尝鲜。可是幻核的成本相对来说实在太高了。”S先生表示。

      此外,还有多位藏家向数藏之家反映过幻核的多个问题。

      例如以5月30日发行的《徐悲鸿数字墨马》系列引发版权争端,幻核对此未能向用户声明其中缘由;幻核发行的多款书画藏品出现过清晰度过低,在放大鉴赏时失真;不具备市场上多数平台的合成、赋能等功能, 后继无力等。

      商业模式尚未落定,幻核选择以慢打快

      幻核滞销的原因自藏家角度而言或许稍显促狭,毕竟数藏行业诞生至今,都未曾甩脱自币圈”一脉相承“的炒作、泛金融等标签,这意味着数字藏品还未面向真正开放合规的市场群体,市场教育应是行业的第一要务。

      在全国大大小小600余家平台内,幻核是其中合规的佼佼者。在数藏之家看来,幻核意在以慢打快,逐步培育此前因炒作而升温过快的市场。

      前段时间,数藏平台的盈利模式很简单,大多数平台都在追求快,更快。对接首个IP方展开合作,寻求对应背书并赶工设计出“创世”系列藏品,部分用于空投引流,支付通道以及平台搭建完善后持续发行新藏品,只要二级市场开启,造富便不是梦。

      当类似的“套路”逐渐成为藏家共识,市场会做出对应的淘汰和选择。此外,监管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平台必须在合规与利润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可能很多朋友知道,上月币圈因Luna暴雷引发连锁反应,导致加密货币市场进入寒冬。缺乏金融监管的币圈惨状无疑冲击到数藏圈,同样具备金融资产属性的数字藏品也受到一定影响。

      可数藏之家通过对比相似体量的头部数藏平台后发现,幻核的滞销现象仅是个例。

      例如鲸探平台,迄今为止已发行藏品全部售罄,6月23日中午12点发行的《亚残运会吉祥物飞飞》系列藏品仅一小时不到便销售一空;百度超级链除对比当日发行的《百度AI数字人形象》、《小度太空领航员》系列以及《微距摄影陨石》系列外均售罄。

      众所周知,这三家头部平台中只有幻核未开放转赠,这意味着幻核的藏品暂不具备流通性。

      此前微信公布的最新版《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新增的数字藏品交易行为相关条款,账号涉及虚拟货币相关的发行、交易与融资等内容,例如提供交易入口、指引、发行渠道引导等,微信公众平台将根据违规严重程度,对违规公众账号予以责令限期整改及限制账号部分功能直至永久封号的处理。

      对此,微信相关人士对外界回应:此次更新是根据相关法规,为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对炒作、二次售卖数字藏品的公众号及小程序进一步的规范化整治。

      综合下来不难看出腾讯对于数字藏品业务的发展以合规为先,试图“以慢打快”在风云诡谲的数字藏品市场站稳脚跟,坚持走“去金融化”道路。

      盈利而生,合规而久。

      可自幻核的滞销现象看,目前的数藏行业便存在这样的吊诡现状,合规不能久,盈利亦不能久。于是数藏之家采访了两位腰部数藏平台负责人,试图就此寻找破局之路。

      其中一位负责人表示:“现在处理社群呼声都成了问题,我们已经开始有意地放慢节奏了。(这个问题)我们也很难谈好,这其实是国内数藏行业的商业模式是否成立的问题,或许根本就不成立。”

      另一位负责人表示:“我已经不太关注国内市场了,可是海外市场同样低迷。前两天周杰伦和巴黎圣日尔曼联名推出一万枚《Tiger Champs》滞销9000多枚,浏览量仅5000多。”

      不难看出,整体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世界范围内的NFT数字藏品生态已进入冷静期,毕竟无论其描述多么天花乱坠,也无法与真实的荷包相比。NFT数字藏品在诞生之初披上了元宇宙、Web3、DAO等光鲜亮丽的外衣,目前仍免不了下沉的命运。

      也许幻核们大刀阔斧的改革即将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

    • 生成海报
    • 365
    • 0
    • 0
    • 1.95w
    • 安提如日中天这季悲凉逍遥叹北笙凉宸笑看风云筱武穆沙与沫林沫粉椰子梦在深巷初识你名素流年謎途風景一只小小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聊天
      关注 171
      • 安卓APP
      • 小程序
      • 公众号
      • 加社群
      扫码安装安卓版官方APP,获得最佳使用体验
      微信访问并收藏小程序,无需安装APP
      关注官方公众号,随时获取精选内容
      添加官方小助手,加入龙元宇宙NFT社群
      圈子
      加入龙元宇宙QQ群
      加入我们的QQ社群吧
      欢迎每一位成员
      >
      和我们一起在Telegram讨论
      官方人员的回复时间
      小于5分钟
      加入电报群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